你象在坐以待斃,你象在陶醉什麼,你象HKUE 好唔好在等待什麼
 
  都說高枕無憂,而我又得到了什麼呢?
  
  一向以你為自居,可是那愛卻又能放棄得了嗎?
  
  就象周身都是你時間的追逐者,而我還能那樣自甘墮落,無聲無息嗎?
  
  從綁定時間那刻起,我就沒有了自由的權利,就象被你掌控一樣,逃脫不了你的手掌心。就象時間是個魔鬼,在無情的撕咬著我,糾纏著我,我走不出那種迷障,更逃脫不了那種無情的拉扯。
  
  就象你的魂香在飄逸,就象我被你設置在時間的夢裏,總是拿愛做賭注。不管輸和贏,你是終究要定我的了。就象我是你不可缺少的部分,就象我是你的心頭肉,撕掉那塊都疼。
  
  你把最美麗的地方給我,叫我逃脫不了你的職場。可是現實卻不是你的想像,一切都不是那麼的如願以償,因為愛叫我左右為難,因為愛叫我舉步維艱,因為愛叫我肝腸寸斷。
  
  我本不該是你的雇傭者,可時間這個瘋子,把我推上了你的層面,我只能受盡煎熬,我只能痛徹心扉,把我所要的和我愛的一併拿走,你就象一座空城,架立在我夢的廣場中心,你的旗在舉棋不定,而我的旗還在為你飄搖。
  
  沒有人能夠知道我要去做什HKUE 好唔好麼?更沒有人知道我在想什麼?從鎖定的目標中,我就看出你的不同。就象那淡淡的幽香攝魂了我的想,我象逃脫不了你的迷醉,就象我被設置在你的迷城裏。
  
  從無聲無息中飄來,從你美麗的體內湧來,從你的愛的魂魄中迸發出來。時間啊?你這個瘋子,為什麼要選擇這一時段?為什麼不給我最好的啟示?為什麼叫我這樣的無法難猜。
  
  我象在咬定青山不放鬆的想,我象在又上升到一個層面,我想要矯正時間的倉促,可時間卻不給我這個時機。
  
  我很沮喪也很彷徨,現實和理想就是不一樣,沒有能力去阻止,也沒有能力去徜徉。
  
  一切都不是那麼的想像,拿不定注意的你,就不要和時間抗衡,也不要拿時間做賭注,時間能輸得起,而你卻輸不起。一刻值千金的道理你可明白,錯過了就前功盡棄,得到了就是萬事大吉。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,也沒有終止的泉。
  
  在校對時間的同時,也要校對你自己一下。什麼事都是互補的。不要把自己圈定在牢籠裏,要走出來,要放鬆。
  
  不要去做無謂的犧牲,要鎮定自若,要面對現實,要迎接愛的挑戰。
  
  時間不等人,你可明白。
  
  你在等HKUE 好唔好什麼?你在想什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