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如喜歡用茶杯品魚尾紋味咖啡一樣,苦澀裏隱隱含著芬芳,並不是孤芳自賞,而是我早已習慣了孤獨的洗禮。
  
  靜靜的品味咖啡的時候,不經意回頭望望十幾個春秋,雖然沒有什麼大起大落,卻一路蒼涼一路憂傷,沉默中咀嚼著咖啡苦澀背後的芬芳。
  
  “享受孤獨的男孩,請你敞開你的心扉,放心地飛翔吧,你的天空會一片蔚藍!”
  
  ——清晨打開門,映入眼眸的是一只紫蘭紙飛機,柔韌的筆跡隨風搖擺。那一刻,感動的淚水濕熱了整個眼眶,直到心頭。
  
  那只紫蘭被我小心地擺上了窗臺,微笑被紫蘭的心意掛上臉龐,緊閉的心扉被一個叫雪的女孩輕輕敲開。窗外池塘上掠過一雙燕,燕尾輕剪,剪亂一池春水,剪亂了久經孤獨的心情。春天在微笑中悄悄掠過,夜空已是繁星滿布。
  
  每當我開心或不開心的時候,總有一張精美的筆箋出現在我的門鎖上,給我鼓勵或是安慰。我熟悉了那是雪的筆跡,柔韌的。有時雪也向我訴說她的心事,開心的或不開心的,而我便靜靜地聆聽,我有永遠聽不厭倦的耐心,雪也有永遠不完的訴說。
  
  雪有數不清的朋友而我只有雪一個,正如雪永遠像個孩子靜不下來我也永遠不會讓自己熱鬧起來。雪經常出去玩出去逛而我經常把時間交給一個盛著咖啡的茶杯。
  
  雪愛看書,正如我享受孤獨時喜歡香港服務式住宅灣仔走進書裏蕩遊一番。不知雪在一個人靜靜看書時是否也孤獨過。雪說在書裏詩一樣的文字中她能看到那些彩色的夢,而她喜歡那紫蘭的少女的夢。
  
  到了夏日,繁星很燦爛,可是夏日過於炙熱,太陽很無情,真的。雪就要走了,到北方去了,去尋那紫蘭少女的夢。
  
  “春已去,夏夜別,遙遙秋葉落。霜滿地,艤舟泣,夢回雪未歸。”我回到我的空間, 默默守著窗臺上的紫蘭,漫無止境的孤獨再次向我襲來,茶杯依舊置於桌上,我沒有喝,咖啡也如我的心情一般慢慢冷卻。雪走後,驀然發覺,其實一直以來我都只 是一個人存在而已,少年的夢裏一直以來都只是一個人的幻覺而已,一切都似雲煙,好像置身於濛濛薄霧之中,雲霧演繹著關於一個少年的美麗彩夢,只是風輕輕一 吹就一切都散了,只留下一望無際的灰白。
  
  我走出房間,想到月夜的小路上走走,寒風襲入心田,我知道已是秋。漫無目的地舉步在冷清的小路中,我細數雨絲,數滿心無奈,我想起繚繞清香的屋子裏,雪捧起書偶爾回頭給我一個淺淺的微笑的樣子,清澈的目光,嘴角淺淺梨渦。她喜歡微笑,笑起來很好看。
  
  隱晦的天已經多日不見晴朗,飄忽的風輕輕拂過掛在窗臺的紫蘭,思緒隨風飄散,心情如隱晦的天般,雨絲飄過,滴在臉上,淒涼一絲絲從心底湧起,然後化作淚水盈滿眼眶。我無助地望著窗外的夜雨依然連綿不斷,無窮無盡,就像我此時的思念。也許哪一年的某個秋天的夜晚不再有夜雨來襲時,我的思念康泰領隊也就飄散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