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天的南方,空氣中有一些濕凝。窗外那白茫茫的一片,似乎在訴說著那裏的致命吸引,我像風一樣,隨它那致命的誘惑而俯首。輕捧在美麗華旅遊糾紛手心中的那一團清涼,我用 最溫暖的溫度給它以最安然的美好,卻在我手中慢慢融化,一滴一滴的落入這白茫茫的大地上。我握緊著的手,想要去抓住那熟悉了的清涼,卻怎麼也找不到那原來 的清涼。於是,我頓下腳步,看著那滿山銀妝,徒步而行了……
  
  路過一條小溪,涓涓細流在那白色中 開出了一個缺口,逐步而去,看著清澈急促的柔軟,聽著溪流之聲。仿若這一切的總在水墨間,或停留,或逐步。空氣中仿佛有水墨的味道,或濃,或淡。順著溪 流,逆流而上,去找那個心中的源頭,又是一個怎樣的風景!其間,一潭小河,讓我停步耳聞。那小河中央是一古亭,如此古樸,如此詩意。一條長廊通向亭中。我 仿佛置身於那古時青亭之中,坐於石椅之上,彈一曲春江花月夜。我仿若感受到那心境中一絲波瀾,那是古與今的波瀾,神聖而又純粹。這一副美如詩畫的意境,邂 逅於山水之間。站在亭中央,閉上雙眼,我聽見了雪花飄飄的天籟,那流水潺潺的自流,還有那熟悉過的清涼。
  
  一步一個腳印,在我不再停留那副美如詩畫古亭,向山頂出發,去尋找那心胸裏熱血。雪花簌簌而下,不知幾片,落入臉龐,這一頭的銀髮,這肩頭的白色,慢 慢的將我隱於山水之間。總在頓步,停留間徘徊。總在這片銀妝中徒步而行。進入一山谷,這別有洞天的風味,頓時迷情與此,那一排排冰雕,點綴著這冰清玉潔, 尖頭一滴滴的美麗華旅遊糾紛雨點,打濕了我一頭銀髮。我將失去這原有的清涼,只是看著這順天而下的雨滴,滴落在無人問津的怪石上。地面有一絲濕滑,我小心翼翼而過,扶著 牆壁,牆壁上那似蜂窩形狀的圖案,讓我再次頓步。
  
  在我快要登上山峰之時,我卻不是那麼的浮動了。沿路的這一段風情領略,足以安然而歸了。只是即來,卻不想留下些遺憾,望著那山的雄偉,更加的堅定的不 再停留。穿過一片樹林,樹的枝幹上堆的積雪,似是給一美麗女子穿上了白色的衣服,變得如此輕快與清純。一片片雪兒矯情把這座山披上了嫁衣,而我卻在山頂歎 望著嫁衣的新娘……
  
  我終於體會到一覽眾山小的情懷,終於感悟到當你爬上山頂時的心情, 終於在這副山水之間的潑墨而終了。那整座雄偉壯麗的銀妝,在雪花簌簌而下是時,綻放它的嫁衣。多美!多純潔!多古樸!那怪石嶙峋之上總有幾個不知名的小樹 木撐著光禿禿的白色堅毅的挺拔著。那心中的熱血放飛在這浩然之中,更在山水間留戀駐足。仿若至身於無人世界,與樹,與水,與山進行了融合。
  
  我站在山頂,張開雙手,幾片雪花落入手心,瞬間,被我的溫度化成了水滴,慢慢順著手掌滴落下來。這次,我沒有緊握雙手,任由它肆意的在我手掌上美麗華旅遊糾紛放縱。這次,不躁,不悲,不喜。開始閉上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