櫻花,本該是安靜的駐守在樹的枝頭,偶爾隨風搖曳,輕輕服務式套房飄旋。然而如今,城市的繁華已經將它掩蓋。旅遊的季節裏,每個人都帶著遊玩的心情來到這櫻花盛開的地方,只為一賞櫻的容顏。
  
  時光易逝,而這短暫的停留難以留念,於是,每個人拿出他們隨身攜帶的相機,對準選好的焦點,摁一下快門,將記憶定格,將櫻花定格。櫻花就這樣暴露在眾人的視野之下,連羞澀的撇一撇頭的機會都沒有。
  
  我不經意地趴在窗臺向外觀看,若有若無的景色被人海擋住。看,那個身著綠色長裙的女子,頭頂白色的花環,笑靨如花。嬌小的身軀奔跑在櫻花樹下,不時的伸出手接住花瓣。這是多麼美好的一幅畫面。可是,她也只是這繁華中的一縷,只為著仰慕櫻花的盛放而尋覓到此,驚擾了櫻花原有的平和。
  
  人群裏不時的騷動,遊人一波接著一波,站立的人連駐足停留的機會都沒有。草坪上,各處都停留著小商販欲乘機最平機票獲利,或賣花環,或賣水,各人有各人的熱 鬧,各人各自繪畫自己的風景。而櫻花,這時卻似乎成了陪襯品,沒有文人騷客的俯首賦詩,沒有畫家的執筆留影,留下的,只有人群的喧鬧和匆匆一過的意猶未 盡。
  
  一陣風起,櫻花紛紛忍不住飄落,人群喧鬧了。輕閉眼,接受花瓣的撫弄,溫柔、愜意。短暫的生命就這樣結束,然後散落在人海間,少了覓尋中的溫柔繾綣,多了紅塵中的喧囂聒噪。
  
  前世緣,今生遇。為著這久違的花,為著這短暫的花期,各人提前做好準備,偏遇著適逢清明,各人共同演繹一場清明雨上的畫卷。
  
  盼花、探花、葬花,又何如這落紅看似的無情卻有情?
  
  惜花、賞花、戀花,又可敵這清風的溫柔陪伴?
  
  我欲與花共駐足,卻道驚擾水光槍 好唔好這花兒的愜意自然。
  
  落紅不是無情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