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開時節,紅暈點點。水中寒月如雪,指尖輕點融解。厚厚的積雪,覆蓋了整個營養師村莊,四下一片寂靜。微涼的月光,透過窗戶照在床前的地上,好像灑滿了一層銀霜。熱乎乎的烙餅,溫暖著冰冷的雙手,也溫暖著我的心。暖暖的炕,驅走了寒意。
  
  黃昏,雲霞浮現。
  
  空上新雨後,天氣晚來秋。采菊籬下,悠然南山。陣陣徐風拂過金色的麥田,散發出濃濃的麥香,彌漫著整個村莊。麥田裏滿是忙綠的身影,上演著是一片收穫的景象,飽滿的麥穗低著頭,似害羞的小姑娘。農民伯伯懷著激動地心情,帶著嫺熟的技術,在田野裏馳騁。那似乎就是他的半壁江山,愛不釋手。而臉上沒有一絲的德善健康管理疲倦,有的只是無盡的喜悅和幸福的微笑。
  
  正午,日照當頭。
  
  一雨池塘水面平,淡磨明鏡照簷楹。蓮葉窮碧,荷花樣紅。焦躁的蟬鳴聲和著雜亂的心跳聲,描繪了一幅“兵荒馬亂”的畫面。老人們正悠然的坐在樹蔭下,吹 著風,喝著茶,嘮著嗑,孩子們在清澈的小河裏抓著魚兒,而大人們正為一家的生計,夏日炎炎裏,還要在田地裏辛勤的忙碌著。
  
  拂曉,晦澀消散。
  
  蜂蝶紛紛過牆去,卻疑春色在鄰家。朝霞從東方的湖面升起,托起一輪紅日。雲蒸霞蔚,十分美麗。桃花已經盛開,柳葉也開始舒展。和煦的春風仿佛在催促黃 鶯唱歌。溫暖的日光映照在湖面碧綠的浮萍上,搖曳的浮萍更鮮豔漂亮。漫步在鄉間湖畔,淡淡的蘭花幽香沁入心脾。翠鳥和鴛鴦在枝頭嬉鬧,薔薇還依附在古老青 磚牆。
  
  忽魂悸以魄動,怳驚起而長嗟。惟覺時之枕席,失向來之煙霞。空氣中還彌漫著土家的泥土的體重控制清香,暖暖的,很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