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我聽見自己的心跳,就象在蒿草的夢裏傾斜,帶著紫色小花的拘謹,象著落日沉重裏歎息。光滑的一切,就象在雨水裏沖洗,連帶著葉子的綠,在夢裏洗湾仔酒店式住宅。美麗在愛情裏 編插,相思在夢裏點畫,一切的美麗都象附在愛的身上,那樣的忘不掉。就象一陣風的吹拂和夢裏的搖曳,始終帶著水洗的夢,在我的愛裏前呼後擁。所有的默契和 安慰都變成一種可能,就象在剛剛蘇醒的瞬間,看到美麗是什麼?不要忘掉那些美麗的部分,所有的形式都是那麼的叫人愛不釋手,因為愛你,只有這樣不加羞澀的 去聯想,去描畫。就象突然看到密集的雨傾斜而來,一切美麗都在搶點之中。
  
  初夏的感覺真好。始終是那麼的停 不下來,就象那溫暖的感覺,始終象細雨如絲的下不完。就象在雨中被澆醒的部分,那樣在驚喜的美麗中產生愛的聯想。也許遠方都是狂野的夢,而今卻成了一次最 美麗的獨行。就象那愛的體內,始終有愛的激流在湧動,想到你最美麗的部分,就象懸空夢裏結成的結,那樣叫我無法解開冥想。就好象那只鳥從蒿草的夢裏飛起 來,落在那相思的黃昏中,找不到棲息的巢。
  
  我從來沒有想像自己在做什麼?也許就象那愛在潛滋暗長的生長,我沒有選擇的權利,只有 一個勁的想和愛。那鶴立雞群的模樣,一次次就象在愛的夢裏站出來,而我沒有阻止的能力,就象所有的想都按部就班的沖出來,在那蒿草的夢裏刷洗和衝刺。也許 就象那些無中生有的愛,在偷窺著我的美麗,我美麗的紋理和曲線裏留下你多情的爛漫和相思的搶點。就象你眼睛看到的部分,都刻入你深深的瞳孔裏,你在脈脈含 情裏以對。你就象一條愛的美女蛇在纏著我,從我的脖頸纏到我的胸部纏完胸部纏下肢,你還好象理所當然的對我的愛發生攻擊,就象在那霧色的掌紋裏,看到一種出乎意外的美麗高雄旅遊,象銀鴿一樣的飛翔。就好象雨水在縫補著我,你在吐納的相思裏對我啞然相笑。
  
   夢境裏帶來的驚醒,在以獨特的方式搶點。那些紋絲不動的美麗,就象一場美麗的白,在綠意的夢裏搶點。從彈跳的思維裏,輸送出一段段美麗的回憶,就象在歇 斯底裏的夢裏描畫。如同那白色夢裏的飛鳥,騰空的飛起來,一個閃電般的驚醒,就大雨滂沱的下起來,鳥的羽翅被雨水打濕了,而鳥的夢還在飛翔。
  
  睜開美麗的眼,就象那兩個世界在相互的觸摸,叫你記住這樣的白天,把所有的誘惑都裝在腦子裏,一輩子也忘不掉,就象裝在彈跳的夢裏一樣,那樣的舒心的開懷。
  
  此時一切都是那麼的純淨,此時一切都是那麼顯眼。就象在這綠意裏有一種不可分開的部分,那就是光滑夢裏的白。所有夢的臨界點都在這白色的夢裏搶點,才覺這夢的想像是如此的美麗,就象在虛幻的夢裏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。我在模仿著你美麗的姿勢,那樣疼痛般的想你和愛你。
  
  就象在夢的琴鍵上寫歌,是坐立飛翔還是懸空的飛。就象愛的血液在緊縮中鬆弛,意識的夢在牽著雙手,就象那雙手在牽著黑白的馬匹,在賓士,在騰躍。
  
  所有愛的方向,都象被你的靈魂牽引。你就象指引我走向你的人,那樣的依從的走向你,那樣的聽命於你,就象我的一切都被你的愛掌控,那樣的順從,從不言語。此時什麼的羞怯和靦腆,在這裏都不管用,因為那愛已經超出你驚喜的波瀾。
  
  逃遁沒有了,競爭在愛裏摩拳擦掌,就象一首主題歌,在這裏誕生。
  
  我象在無休止地追逐和想像,就象果實豐滿的溫柔,在這相思夢裏搶點。
  
  濃縮中的空白,左顧右盼的思念,都象在愛的觸摸裏產生。就象我濕漉漉的頭髮,披瀉在你裸露的肩頭上,一只黑色的鳥從那樹林裏飛出來,驚擾了你的夢,叫你幻想不停。
  
  蒿草裏有夢的出現,更有你的身影出現投資產品,我在細雨的夢裏沉思,濕漉漉的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