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白月色,難諳人間悲歡離合,不經意間,婉約橫陳了心事,一指歎息敲疼傷口,一陣清風吹幹淚痕。陌上流年婉轉,飛花飛去又飛來,輕拾那一份相思,一紙經年,一撇淡墨,半箋心語,誰溫柔了歲月?誰驚豔了時光?誰在最美的年華,遇見了你?初見,便註定婉約那一段煙雨小橋美麗華旅遊糾紛,雲水相擁。
  
  輕翻記憶斷章,依稀可見,煙雨柔柔二月天,一條烏篷船,幾眸初相見,兩顆心驛動難停。不知前世緣分,你的溫情,在談笑風生中浪漫了我一見鍾情的傾心,從此,水為媒,山為證,一言承諾,對映連理枝,雙生纏心蓮,金風玉露一相逢,徜徉於人間二月天。或許,這個季節,無需刻意,漫步清風絮語,傾聽心靈,於心深處,我是你遺落已久的回眸。
  
  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一季花開殘紅盡,飛入春深尋不見。
  
  紫陌紅塵,落幕繁華無處尋,空餘些殘枝敗葉,演繹著流年裏說不出道不明的殘破。籬邊寒水潺潺,靜靜流淌於山水間,流去了多少新歡舊恨?流去了多少紅塵舊事?身處紅塵一隅,思往事,憶佳人,點點滴滴,碎碎念念,那些是不變的跫音。
  
  伸手,摘一縷歲月清淺,閱一卷書,豐盈淡雅人生;撚一朵花,詩意素年錦時;沏一壺山水,品味你帶來的幽遠綿香。浮生換,此心安然。笙歌散盡,靜守燕歸 來,把酒於江南小橋上,聽小橋流水,相思幾何消。相見短,只道人間黃花瘦,停泊於你的港灣,我一生掛雋。歲月清淺,人生無恙,怎奈時光惹人憐。歎一世芳 華,翰墨香,玉人妝,,賞孤芳,意闌珊,且行且惜且停留。
  
  我說,雲風輕,花如霓裳,月無涯,想與你相見,擁你入懷。年華最美,在最低落的季節,遇到最真實的自己,擁有最美的你。小鎮偶爾細雨綿,愁思雨滴做陪 伴,滴滴答答敲心弦,殘燭染染指歲月匆,你在眼前現。一橋一水一佳人,一牽一絆一浮生。明月落落下屋簷,相思浣洗窗簾,近水樓臺,你許我半世風華,我許你 了餘生牽掛。黑瓦白牆的街頭,天落紅雨,卷我心頭塵埃。賞一幅柔柔月光圖,品一杯淡淡香茗茶,彈指一揮間,流年轉為一瞬,澄澈透明的美麗華旅遊糾紛夜,溢出了滿滿的眷 戀,芳華殘年,你在我身邊。
  
  流年若水,歲月幽香。倚著時光,靜坐許久,輕披素錦,訴一紙婉約,摹一幅水墨山水,尋一抹淺淡,便是清歡。你我初見,倘若指尖上的蝶,灑脫隨意,翩然 起舞。恬淡了世間浮華,濡染了過眼雲煙,便也嫵媚了我的呢喃細語。塵緣裏,莞爾一笑,滄桑中,雲淡風輕,紅塵內,素心向暖,我為你拾一枚墨香,與時光對 語,隨遇而安,與歲月淺唱,隨心而雅,隨性而愛,於華年裏,靜靜地、慢慢地品閱你的恬淡芬芳。情意染指繞畫梁,芊芊紅塵,誰料鬥轉星移,雨疏風驟,你充盈 了我的流年,融化了我的忘返。
  
  站在季節的邊緣,守望一座空城,落寞與我相伴,憂傷是一縷風,穿過指尖,遺落在淡淡的流年。輕倚歲月,淺讀流年。靜許,一份情思,人生安暖;一份清 淺,時光卻無言。拾一抹歲月靜好,種一份懂得,光陰漫過凜冽冬日,收穫一朵安然於心中,訴一段心語與寒,讓一紙素念隨風隨雨,散落一城心語悠悠,心意遙 遙。情懷繞指,道不盡平生思念;落紙濃墨,寫不盡萬千寵愛;淚珠滑過涼薄時光,留在了清夢裏,轉角處,又遇見了你。
  
  你說,光陰如此靜美,恬淡,甚好!抬頭凝眸,你看,歲月幽遠,一些生命,一些時光,一些過往,風風雨雨,仍盈潤了荷香,如你眸中的一縷清波,如你眼中中的一錦華年。生命是一份懂得,一枚厚重。流年是一本書韻,過往是一杯老酒,而時光則是你跟著我走。
  
  此刻,握一紙素箋,在安然的日光下,淺笑迷離,依稀是你的聲音,我駐足窗前,欲看你熟悉的面龐,夢隨風萬裏,幾度紅塵來去,才知我們許久未見。流光飛去,不問何處是歸期,欲將心事付古琴,弦斷誰來聽?素筆劃心,淺寫迷離,我為你唐詩宋詞吟盡,又怎抵得一場風花雪月的情迷?人生不過一場虛妄,驀然回首,花開花謝花滿天,不見或見我都在。
  
  一年春事,桃花紅了,一眼回眸,遇見你了。斑駁歲月,記載著流年,那些打馬而過的時光,清淺了闕闕清詞。月色如水,清冷寒澈,抽離絲絲前世的緣,記憶的珠鏈跌碎了一地似水若夢的癡纏。也許,今生,你我註定要在這紛紛擾擾的塵世,做一次夢的旅行。
  
  冷冬深處,挽著你,我執一闕清詞,墨韻成殤,望斷天涯,瘦了流年,淡了容顏。許下一個人的承諾,卻刻骨了兩個人的煙火。蘸一筆漫漫時光,舞一闋水墨年華,憑欄遠眺,隔著月光水岸,為你,立成一株清美花顏。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菩提,一段旁白故事,一份刻骨眷戀,就在千萬次回眸中,詮釋了三生石上的海枯石爛。
  
  一捧情意,一筆念想,人憔悴,為了誰,只怪美麗華旅遊糾紛落花流水不相隨;相思賦,時光渡,無端又被江風誤。紅塵深處,夢過無痕,抬望眼,淺低眉,穿過指尖的痛,落 花,成泥。把酒臨風念難忘,猶記得你初見時的模樣。青燈蓮下,為你寫盡千絲萬縷碎碎念;晨升暮落,為你吟盡前世來生千回百轉相思引。
  
  冬風,掠過耳際,竊竊私語著我們的風花雪月,聽,舉杯笑嫣是你繾綣的溫柔,看,寂寞盡 染是你孤傲的面孔。當你的聲音在我的耳際獨舞,那一世雨落長安,便為你而兀自清歡。當有一日,年邁的我們再也走不了千山萬水,我再也無法廝殺群雄,你再也 無法織布曬衣,我們便手挽手,拄著拐杖,蹣跚而行,穿過僕僕風塵,回到你我初見的那一站,與那些久違的故人把酒臨風,然後握緊了你褶皺的雙手,滿臉微笑地告訴他們,“我生命中的最美,便是遇見了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