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許早就註定了這一場塵緣,只是一場漫長的遺忘,卻找不到自己的停留之地,太多的捨不得,太多的無可奈何,是煎熬靈魂的火炬。淩亂的腳 步,塗抹著紛亂的畫卷。冗長的夢境裏,一遍遍播放著曾經的甜蜜,種下的鐵樹開了花,採擷的紅豆發了芽,魂牽夢繞的你,卻總是在夢醒的膠原蛋白時候,把我踹下了懸 崖。
  
  你的愛,不過是陽光下的肥皂泡泡,輕盈,美麗,有著七彩的光芒,誘惑著我的眼神和心扉,我張開柔軟的雙臂,想要把你的愛擁在火熱的胸膛時,那讓我神魂 顛倒的七彩泡泡,最終,像炸彈一樣,炸了,破了,滅了,灼傷了我的五臟六腑,讓我體無完膚。眼淚,是雲彩裏滴下的雨,心傷,是萬箭穿心的痛。轉過身,風中 是顫動的蝴蝶骨。
  
  我用飛蛾撲火般的熱情,飛向你的天空。我的火,我的熱,在萬裏的高空,碰觸了你眼角的冰涼,瞬間,一場凍雨淋濕了我的世界,冰封了我的執著。
  
  為伊消得人憔悴,衣帶漸寬終不悔,多少個·孤單的夜晚,隔窗望月,零散的思緒,乘著蒲公英的翅膀,借著風的方向,飛落在天涯。都怪夜色太冷漠,單薄的衣衫遮不住月色的冰涼。誰能在夜色中給我個溫暖的胸膛,替我擋一擋肆逆的風霜?讓荒蕪的內心,不再有惆悵。天宇蒼茫如帳,吞噬著我的心殤,伸出手掌,握住手心的冰涼。
  
  或許是一個不小心,碰疼了記憶的傷痕,曾經四目相對的甜美,迤邐而來。月柔風輕的對白,比翼鴛鴦的情懷,想要用十指相扣,扣出一個天長地久,讓繾倦一世的愛戀,見證傳說中的地老天荒,讓什麼情深緣淺,聚散離合,都在真愛面前繞道而過,一生一世,我只為你而活。可是,誰曾想,美麗的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夢幻,海市蜃樓一樣的漂亮,當我一步步靠近的時候,才瘦面針知道,那只是一個陽光下的幻覺,永遠是我無法觸摸的夢。
  
  說著說著就變了,走著走著就散了,難道所有的相遇到最後不過一場離散,然後一個人,抱著寂寞入眠?一曲斷章的寫意,孤零零的撥弄著琴弦,高山流水,早已沒了韻味,莫失莫忘,只是一曲空歎。思想定格在現實與夢幻的焦點,把人生擱淺。閉上眼是你談笑風生,睜開眼是你決絕的表情,眼睛在一睜一閉間,靈魂從雲端跌落到地獄,這是傷,這是痛,這是撕碎心腸的殘忍。
  
  緣聚緣散,有多少捨不得的執念,真愛不悔,經不起風霜雨露,縱然是山盟海誓地老天荒,翻開回憶,也只是一座空城的虛妄。夢非夢,花非花,一縷苦澀,一 縷酸楚,筆尖寫下半箋狠,雲書無處寄斷腸。前塵往事都打包,愛愛恨恨都背著,那些情,那些愛,那些思,那些念,那些執著,還有那些無奈,都把一顆心撕成千 萬片,一片一片,寫下了滿滿的心傷與不舍。
  
  愛,是一種慢性的毒,一種傷人的苦,可以淡看風雲,卻無法放下愛恨,多情回眸為君笑,空讓相思亂心扉,多少相逢在夢中,只是太匆匆。如今,你愛與不愛我都付出了情懷,你來與不來我都在等待,這一場意外地相遇,亂了我人生的佈局。
  
  人生何處不相逢,只怕相逢太匆匆,鏡花水月一場夢,只怪情深緣淺念成空。愁腸別緒,在黑夜中哀怨,一簾秋風,吹瘦了半彎弦月,多少個浪漫的場景,浮現 在月明中,地未老,天未荒,海誓Pretty renew 傳銷山盟已隨落葉飄零,一江秋水帶走了所有的誓言。愛成空,念成空,一場驚豔年華的遇見,在坐斷時光的等待中,抒寫了半闕華麗 的斷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