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如第一次的相見,連落葉也是美的,幾近深秋,所有的一切都顯得泛黃。等來等去,卻見四季輪回,行人輾轉。
  
  我欲乘風歸去,又恐瓊樓玉宇。鳳凰亭樓,青鸞錦殿,卻歎罷無處歇腳。歲月靜好,長安靜好。撚花香,春畫堂,寒鴉淒鳴,允了浮生一場霜。今宵作別,何時相見,留得思念,寸寸斷腸。
  
  輪回的轉角,何曾相遇,一盞陳年的普洱,徒留的是淡淡的避孕藥清香。雨露初綻,蒹葭剛好。百年以後,連帶著相思的歲月都會被時光蒸發,被日月風化。我只能呆在冷冷的閨房,瞭望青鴻孤雁。
  
  江山一代,帝王無情,信手史書,一個個王朝,後人能看到的,不過是風景如畫,落雁歸家。他們可曾苦?只能憋在心裏,待寒夜歸來,低低啜泣,曾經,還只是仗劍天涯的少年,滿腔熱血,望沙場打馬,歸來自是風光無限的好兒郎。如今,金鑾殿,豪華萬千,為何心不甘,情不願?滄桑過後,我已歸去,那史書一冊,也該伏筆合上了。一滴血,融入土地,此生就此作罷,錯了也都錯了,對了也就對了。尋覓了一生,也只帶走了一軀空殼。
  
  誰主沉浮,入土扶蘇。喝茶也會醉嗎?為何已淚眼模糊?風雨一夜清淺,且共我從容。執念太深,要三生釋懷。
  
  風鈴還響,他還在走,走過了緊急避孕藥三國,走過了明清,春秋沒,江山滅,良辰美景,虛設一場。這無情的歲月呵,該用什麼祭奠,帶走了代代人,剩後世嗟歎。
  
  蓮,是用淚水澆灌,才是清蓮。無論年歲多久,都是淡淡的一點影子,清蓮,是用墨畫不出的。勾皴點染,華韻不及一縷炊煙悠長。我愛蓮,更愛清蓮,我知道,他懂得我的悲悲喜喜,我亦懂他。
  
  納蘭似乎也是一朵清蓮,不許點染,自是風景一處。家家爭唱飲水詞,納蘭心事幾人知?紅塵,躲得過躲不過,都不是自己說了算,納蘭亦不能,一本詞,我讀到的是情字一許,而他的心,留給歷史揣摩。
  
  古韻最是淒冷,古風最是惆悵。我願把自己融入古風,願同他隨風走過今朝明朝。我要把相思留給緊急避孕藥歲月作揖,把心情留給歷史揣摩,苦樂跨不過今夜一時一秒,任其飄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