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世間,或許你本是烙在他心頭的一顆朱砂,最後卻成了一朵讓他可望而不可及的彼岸花。不知是光陰的交錯,還是輪回的因果,有種愛,永遠只離你一轉身的距離抗皺霜,一旦開始,永無結束。你來,瘦了他的幽夢;你去,肥了他的相思。
 
  愛是種很玄的東西,說不清,道不明,剪不斷,理還亂。世上,有種愛明知沒有結果,卻依然堅守原地,不舍離去,哪怕握不住你的一絲餘溫,他依然選擇默默為你守候。一路來去,他的心門只為你獨開,他的山城只為你獨駐,他的白天只為你旖旎,他的黑夜只為你流連。哪怕他因為愛你,心入住荒島,他還是會以最深情的眼神,看著你幸福。
 
  自愛上你的那天起,思念便成了他戒不掉的癮。你的一言一笑,一顰一蹙,無不牽動他的心,百千塵思,他唯念一縷;萬千紅顏,他唯戀一人。他願意一生漂泊浪跡在你的故事裏,甘願為你鞍前馬後,馬首是瞻,即使你從未給他一句承諾,即使你從未給他半分愛情,他依然無悔無怨。
 
  正如張愛玲說的“等待雨,是傘一世的宿命”。當你深植在他心裏,那麼任何力量都無法將你從他心中除去。不管你是不是他身邊的卷簾人,不管你是不是他羅帳裏的共眠者,他的目光將一直被你牽引,他的愛情故事裏,你一定是無可替代的主角,從此,他的等待裏,願望裏,祝福裏,牽掛裏,都會有你。他可以戒掉一切,但就是戒不掉你。
 
  只因當初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,從此,他再未走遠。他不輕易靠近打擾,是怕自己擾了你的生活步調;他不輕易對你開口言愛,是怕那樣做是一種冒犯,是一種褻瀆,是一種傷害;他不輕易換手機號碼,是怕你擔心找他不見。因為愛,他可以為你低到塵埃,可以為你放棄日月山河,可以為你浪跡海角天涯。他不在乎他的四季有沒有春天,因為只有你才是他的人間四月天;他不在乎他生活在白天還是黑夜蘇家興,因為只有你才能照亮他的全世界。
 
  其實他害怕寂寞,但他因為你會讓自己陷進很深的寂寞;其實他害怕孤獨,但他因為你會讓自己緊緊追隨著孤獨。他多麼希望,你能懂他沉默,懂他無聲,懂他的欲言又止。有時你看不見他,是因為他悄悄藏在了你身後;有時你聽不見他,是因為他偷偷用靜默偽裝了自己。縱然他離你山高水遠,只要你對他呼喚,他一定能快速抵達;縱然他有萬事牽絆,只要你對他招手,他一定會義無反顧。
 
  你讓他難過了,他會笑著說無所謂;你讓他受傷了,他會找理由來原諒。你若歡笑,也許他會比你笑得更燦爛;你若流淚,也許他會比你更難過。因為你,他會愛上你住的那座城,你住的地方,是他夢裏夢外輾轉的心馳神往。距離,隔不斷他的愛戀;時間,沖不淡他的思念。任季節輪回,他始終認為,今生只為你而來,哪怕今生終是錯過,他還會傻傻地預約來生。
 
  走在南國,他會渴望共你搖櫓,遊遍江南的煙雨水鄉;走在北國,他會期待與你共沐飛雪,穿越雪簾走向夢中的童話。他的腳步隨你飄移,他的心跳隨你跳動。莫名的,看到一個與你相似的身影,他都會激動良久。無論何時,無論何地,他都在用另一種不為你所知的方式,悄悄地愛你。
 
  徐志摩說:“一生至少該有一次,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,不求有結果,不求同行,不求曾經擁有,甚至不求你愛我,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裏易經顧問蘇家興,遇到你。”他就是如此,今生遇見你,他覺得是他的幸福,儘管這幸福裏交雜著萬千痛苦。
 
  人生有期,但這份守候永不落幕,繁華紅塵,誰染指了誰的幸福?於他而言,江山如畫,怎敵你眉間的一點朱砂?你,永遠是他描不完的畫、讀不厭的景。無論何時,你若回首,你會發現,他永遠只離你一轉身的距離,人在那裏,從未稍離!